当前位置:石径门户网站>搞笑>金搏期牌注册送10元·屡次停牌收购均以失败告终 神州数码的另类计提
金搏期牌注册送10元·屡次停牌收购均以失败告终 神州数码的另类计提

金搏期牌注册送10元·屡次停牌收购均以失败告终 神州数码的另类计提

金搏期牌注册送10元,神州数码的另类计提

来源微信公众号:天下公司 

借壳以来,神州数码屡次对外收购均无果,而其应收账款计提方式更显得特别。

本刊记者  方力/文

神州数码(000034.SZ)主营IT分销,2018年上半年分销业务的营业收入占公司营业总收入的98.80%。

2018年前三季度,神州数码实现营业收入533.54亿元,同比增加32.7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44亿元,同比增加10.13%。

自借壳以来,神州数码屡次停牌进行收购,但大部分均以失败告终。

收购屡战屡败

虽然神州数码一直专注于IT分销领域,但自2016年3月借壳上市以来,对于新领域的探索从未停止,一直希望通过并购重组实现业务扩张与增长。

刚刚完成借壳上市不久,神州数码就展开了第一次重大资产重组,计划收购北京维盛网域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希望借此将原有业务与标的资产的国防信息化产品业务进行整合,切入军队信息化装备产业链,但最后因为具体条款没有达成一致而落空。

随后,2017年3月21日,神州数码又再次发布了《关于筹划重大事项停牌的公告》,拟收购天津快友世纪科技有限公司、非凡互联(北京)传媒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喂呦科技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主营业务都是互联网营销,但最终因为核心条款没谈拢,重组再次失败。

而时隔9个月之后,2017年12月13日,神州数码发布公告表示,将作价46.5亿元收购广东启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启行教育”)的100%股权。其中9.23亿元以现金支付,37.27亿元以发行股份支付,发行数量为2.04亿股(18.30元/股),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9.66亿元。

2018年9月26日晚间,神州数码发布公告称,上述收购事项未获证监会通过。这也就意味着,神州数码此次收购再次落空。

纵观这几次收购,神州数码拟收购的标的以及所涉及的行业完全不同。

从财务数据看,近几年神州数码的经营风险越来越高。

2017年,神州数码净利润达到7.23亿元,同比增长79.03%,但其经营性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负,达到了-2.92亿元,短期借款更是由2016年的43.71亿元翻番至2017年的80.46亿元,公司资金空前紧张。

在2016年的年报中,神州数码明确战略方向是全面推进以云管理服务为核心的企业云服务战略转型。

2017年10月,上市公司宣布已完成对上海云角100%股权的收购,后者是一家专注于公有云和混合云平台迁移、运维和软件开发的企业。

然而,从IT分销到云业务的转换势必都会给神州数码带来更多挑战。

竞购土地动机不明

2017年6月27日,深圳湾总部基地一次性出让三宗商业服务业用地,神州数码、中兴通讯(000063.SZ)、中国电子分别以36.26亿元、35.42亿元、26.13亿元竞得。

规土委公开资料显示,三块地均位于地铁站附近,对竞买人主体资格有着严格限制,要求入驻企业分别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通讯设备制造产业和电子信息产业。

2017年7月17日,神州数码与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南山管理局签署了《深圳市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书》,土地出让价款36.26亿元,年报中称已支付18.13亿元。

神州数码此次买地主要是为了自建总部基地,根据《深圳市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书》约定:上市公司将70%非用于销售部分土地成本计入无形资产。因此,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无形资产为25.65亿元,而2016年仅为5261万元。

自从2017年6月27日成功拍得土地后,到2018年上半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在建工程只有1.4亿元。也就是说,从2017年6月拍得土地,到2018年6月,整整一年时间,公司只有1.4亿元的在建工程,相对于36.26亿元的土地款微乎其微。

那么,上市公司真正的意图是开发销售还是囤地?

2016年年末,神州数码的资产负债率为84.44%,短期借款为43.7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3.5亿元,但是公司的货币资金仅为11.43亿元,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只产生了3.46亿元,当年净利润仅为4.03亿元。

由此可见,神州数码的资金有限,负债率很高、现金流并不充裕,那么公司为何还要高价买地呢?

2017年,神州数码的财务费用为2.44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已经飙升到5.33亿元;同期,短期借款从80.46亿元飙升到99.28亿元。

此次买地让神州数码的资金进一步紧张,资金问题更加凸显。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85.13%,且近三年始终维持在高位。

应收账款计提隐患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神州数码商誉为9.31亿元,其中收购神州控股下属IT分销业务公司100%股权产生商誉6.12亿元,收购上海云角100%股权产生3.19亿元。

神州数码的前身是深信泰丰。2015年8月7日,深信泰丰发布公告称,拟向郭为、王晓岩等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22亿元,收购神码控股下属IT分销业务公司,即神码中国、神码上海和神码广州的各100%股权,作价40亿元。交易完成后,神州数码实现借壳上市。

在收购前的2015年,上市公司收入只有4.58亿元,在借壳上市后的2016年攀升到405.31亿元。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为622.16亿元,其中IT分销为616.19亿元,占比99.04%,其他产品收入合计占比不到1%。

而且,上市公司的应收账款规模巨大。2017年年底,神州数码的应收账款为74.38亿元,同比增长了12.34%,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11.79%,让人疑惑不解的是公司披露和计提应收款坏账的方式。

根据年报,神州数码计提应收账款坏账的方式为:信用期内及超信用期1-30天不计提,超信用期31-60天计提10%,超信用期61-90天计提20%,超信用期91-120天计提30%,超信用期121-150天计提40%,超信用期151-180天计提70%,超信用期181天以上计提100%。

神州数码为什么要以“信用期”为计量单位而不是以“年”为计量单位呢?采取这样的方式披露信息,是否能准确地反映应收款目前的状况呢?

2017年年底,神州数码的应收账款为74.38亿元,占合并财务报表资产总额的30.65%,是资产中最大的一块。同期,神州数码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78.64亿元,按信用风险特征公司只计提了4.26亿元的应收款,计提比例只有5.41%。

数据显示,2017年年末,神州数码未超期的应收账款为65.66亿元,超期1-30天的应收账款为5.65亿元,两者合计为71.31亿元,占应收账款总额的比例为95.87%,而这71.31亿元没有计提任何坏账。

而且,上市公司2017年7.23亿元的净利润中,有3.68亿元是营业外收入,这3.68亿元的营业外收入中,有3.42亿元是企业并购产生的收入,属于一次性收入。

如果减去一次性收入,再加上严格计提坏账准备,那么神州数码的业绩将会更为糟糕。虽然目前公司的估值只有不到15倍,但实际来看并不便宜。

如果是以“信用期”为计量单位,那么神州数码给客户每笔应收款的信用期是多久呢?公司并没有详细披露,其信披存在瑕疵。

而且从前五大客户来看,也能凸显神州数码应收款计提方式的隐患。

2017年,神州数码对前五大客户合计销售金额占年度销售总额的比例只有31.34%;公司并没有披露前五名客户名称,只用客户1、客户2、客户3来代替。从目前大客户占比来说,神州数码的客户相对分散,并没有集中于几家知名大公司。

如果客户的实力不够强,中小客户众多,那么身处快速变化的IT产业的神州数码应收款计提方式将会面临更多的隐患。

作为一家分销企业,采取这样的方式计提应收款非常少见。

以竞争对手四川长虹(600839.SH)为例。2017年,四川长虹IT产品的收入是183.12亿元,毛利率为3.48%,占比23.59%,是公司第二大业务。

这部分业务就是IT分销业务,但四川长虹对这部分业务形成的应收款坏账计提方式为:1年以内不计提,1-2年计提15%,2-3年计提35%,3-4年计提55%,4-5年计提85%,5年以上计提100%。

通过行业对比可以看出,神州数码采用的“信用期”应收款计提方式是否反映了上市公司应收款的真实情况。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 Copyright 2018-2019 centralfldo.com 石径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